向佐的家世 向佐:父亲有钱是他的事,我有梦想是自己的事

向佐的家世 向佐:父亲有钱是他的事,我有梦想是自己的事

娱乐新闻2021-02-23 16:43:19

李善恒镇子

杰基努力学习功夫

他2003年入行,一直没演主角。去年年底,他在某颁奖典礼上获得了第一个职业奖——“最具潜力男演员奖”,有12年的“高龄”。显然,从任何角度来看,这份简历对于一个今年就要32岁的演员来说,都有点太平凡了。

但如果这位演员的父亲是向华强,一位曾帮助过李连杰、周星驰、刘德华、周润发等的影视大亨,又会怎样呢?创立了中国之星?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叫Jacky的演员,这样的家庭背景,在表演艺术上真的太慢太低调了?

像所有的“二代明星”一样,如何绕过父母的荣耀,让人们看到自己的努力,是Jacky在演员的道路上前行时需要解决的额外问题。他不能改变血缘关系,但他可以选择自己的态度。他说:“父亲的钱是他的事,我的梦想是我自己的事”。

杰基和他的父亲向华强

杰基和女神李连杰·关之琳合影

做一个武打演员,靠你爸砸我钱是不行的。

作为一名演员,父亲向华强对杰基的影响从未消散。

最早,向华强反对儿子入行,“特别反对”杰基强调“因为看到了很多演员心中的压力,所以一直冷门,有的从很红到不红,不想让我承受这个压力”。

正因为如此,从国外留学回来的Jacky,一直以在香港做模特为职业。表面上看,“其实挺好的,大戏很多,收入也不错”。但在他内心深处,“我还是觉得,唉,我就是想当演员”。

现实并不尽如人意,再加上年少轻狂的冲动,杰基一度将自己的人生逼入绝境。在追溯自己心路历程的mv《翻身》中,Jacky描述了当时的迷茫——“觉得自己特别没用,没有野心,开始和一些坏朋友混在一起。每次玩了一晚上,第二天醒来,特别空空虚愧疚,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体能没了,未来也没了。每天都重复同样的生活,基本每天都躲在家里,特别失落。我在佛寺里求菩萨,哭着求,想摆脱当时的生活,可是每次离开佛寺,什么都忘了。我再也不敢走进佛寺,我感到特别害怕……”

杰基承认,当时“我觉得自己像泥巴,什么都不是”。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是他的父亲向华强把他拉出了泥潭。也许是看到儿子的痛苦,一直表现出强势形象的父亲选择改变初衷,让孩子入行。“突然有一天,父亲告诉我,我会帮助你,只要你努力,你就能飞。我有点傻,因为我等了很多很多年,他才告诉我这句话。

但向华强的那句“我帮你”,更像是“我允许你拍”的默许。事业初期,父亲没有给他多少实质性的帮助。杰基不得不自己“敲开导演的门”。2004年,他一个人潜入“霍元甲”剧组,与李连杰有一个“无字”。2007年,我再次与李连杰合作,获得了《申请表》中的第一个“有名字的角色”。

杰基承认,当他第一次进入这个行业时,他“想成为一个偶像,演一部浪漫的电影”。从《霍元甲》到后来的《赢了帅》,他最终选择了成为武打明星,驰骋在动作片战场。除了自己对功夫的兴趣,还有“我慢慢了解到这一行是靠实力而不是靠长相长期的”,证明自己很重要。

“那如果我去当武术演员,也不是我爸能养我,能攒钱赢我。我不能用武术来唤醒自己。我需要脚踏实地地练习自己...这一行有很多二代和二代。我不说名字,但我见过很多例子。我觉得他们不是很成功,所以想走一条不同的路。”

风神传说发布会现场

拍别人的戏也会被说成是“向华强之子”。还不如跟我爸拍个好节目

那时候Jacky 25岁,“有点晚了,筋骨比别人硬多了”。所以,这条“不一样的路”一开始自然不乐观。李连杰甚至开玩笑说:“如果我是他,我就等着接我爸的班。当老板真好。何必费心去做演员呢?”也是演员中最难的动作演员。"

所以在系统训练之初,李连杰就认定杰基只是一时兴起,“不会长久”。半年后回到香港,才知道他还在继续,然后才知道“不简单,但不可能”。作为我朋友圈的密友,他立刻把一直陪伴他的一个弟弟送到Jacky那里做全职导师。

Jacky还记得,经过九个月的武术练习,他终于完成了第一个空转,“激动得整栋楼都听到了我的叫喊”。六年不间断练习,手指骨折,膝盖骨折,腰部严重擦伤。即便如此,他也从未想过退缩或放弃,“一次也没有”。在过去的六年里,他唯一害怕的就是摔断腿的时候。“我不算年轻,我怕我以前的所有修炼都白费了,我怕以后打不了那么狠。”。

2014年4月8日,Jacky在自己的微博上传了一组图片,文字写着“练习4周年,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”。这组照片的第一张是我和父亲向华强的合影。从父亲的反对到父亲的认可,他蛰伏了十几年,终于正式进入收获期。这份礼物是由中国明星制作的奇幻大片《风神传奇》,在这部电影中,杰基决定扮演雷震子这个重要角色。

无论是投资的大小,角色的重要性,还是李连杰、范冰冰、文、黄晓明、、的顶级阵容,《风神传奇》都被外界认为是向华强终于开始捧回成龙的一只大手。面对外界的猜测,Jacky的态度是“希望大家看完封神传说”。这显然是一个礼貌的讲话。他已经对自己的首次亮相存了足够的信心。“其实如果我没准备好,我是演不了《风神传奇》的。”

经过十几年的破茧,杰基完成了父亲态度的反转和自己心态的升华。他把《众神演义》定义为价值上亿的礼物——“我总要面对观众。就算拍别人的戏,也会被指着说‘这是向华强的儿子’。那为什么我不能和我爸一起拍一部很棒的电影?这个角色是我六年训练的结果。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以前玩过。我只想告诉他们,我回来了,就这样。”

为什么签《中华之星》?家里的钱是家里的。我只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演员

除了演技,杰基与“向华强之子”称号的斗争,始终还是频频上演。杰基坦言,与生俱来的气场,不仅给自己带来压力,也给他无限的战斗力。“会有压力,但时间长了自然会成为我的动力,然后,就会生出一种不舍的感觉”。

这种不屈的态度体现在杰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细节上。比如他的经纪人至今没有签他父亲的《中华之星》,问他为什么,只有一句简单的话“为什么要签?”

再比如天津爆炸案前,他在微博上表示捐款10万,却被网友批评“小气”。他只好耐心回复:“你好,我不是很红的演员,收入不多,已经比我的收入比例大了,家里的钱都在家里。我想用我的态度去帮助我想帮助的人,谢谢。”

除了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,优良的成长环境和良好的家庭教育对杰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在采访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,有两个细节令人印象深刻。李连杰上台的时候,小心翼翼的让杰基站在舞台中央,而杰基作为后辈,俯下身,婉拒,默默排在外面。然后博纳总裁余东上台和杰基握手时,后者像年轻一代一样深深鞠躬。

杰基从小就牢记父母气质的培养和教育。“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上幼儿园的时候。我买了两盒颜料,一盒贵,一盒便宜。然后我跟我爸说我很喜欢一个同学,我想送他这个便宜的盒子。结果我爸说错了。如果你喜欢他,你应该给他那个贵的。即使他不了解你的内心,他也会更舒服。”。

杰基总结了他父母的这些教导。“最基本的就是尊重前任,平等对待朋友和工作人员,不要发脾气。”。

但其实作为一个自然人,在Jacky身上所有家族痕迹的背后,都有他自身性格的延伸和发酵。诚然,很多时候,这个天才称号在杰基身上的影响力真的太大了,以至于人们会下意识的忘记去考虑杰基自己的想法和想法。

就像这种顶天立地,有迹可循。他回忆说,在英国留学时,白人歧视中国人。“我觉得中国人来只是为了学习好或者有钱,所以我选择了他们国家的一个运动足球来踢给他们看。中国人不仅能学习,我还能在他们省队打球。”。

即使从童年到童年,他父母对他成长事业的计划也不尽如人意。杰基承认,小时候,“我实际上非常沮丧。之前很想加入香港游泳队,突然要出国留学,喜欢打篮球,突然又要转学,但是都不够专业。

这个悖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解决。比如,由于决心走上武侠明星的道路,Jacky饰演的所有角色都给人以不苟言笑的严肃面孔。说到这里,他终于忍不住笑了。“其实挺压抑的。”。

笑过之后,一秒钟就严肃起来。“我没办法。不笑的话更适合角色。”。定了定神,他又补充道:“但其实我的生活还是挺幸福的。”嗯,至少我很开心。开心就好。这可能就是做一个非典型二代明星的代价。

Copyright @ 2011-2020 达卡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京ICP备12341234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