丑角登场 他不叫刘罗锅,也不叫喜来乐,他是「另类」李保田

丑角登场 他不叫刘罗锅,也不叫喜来乐,他是「另类」李保田

科技新闻2021-05-14 19:57:35

正文:巩义

看到下面的图片,大多数人都会脱口而出他的名字。

有人会说:“这不是刘吗?”

别人会说:“这不是喜福会吗?”

其实他叫李宝天,演员,例外。

离家出走 丑角登场

李宝田,江苏徐州人。他小学一年级就离开了。为了省钱,他的父母没有给他买新课本,所以他们不得不使用旧的。

李宝田手里拿着一本椭圆形的课本,开始讨厌学校。

“这种学校,我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。”

同学的嘲笑和老师的忽视,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异类。

他从小热爱舞台表演,在日记里写道:“我李宝天一定要成为大演员。”

这本日记是我父亲看到的。我非但没有得到父亲的鼓励,反而得到了冷冷的嘲讽:“你永远不会成功。”

因为这句话,李宝田终于决定离开。

他离家出走,报了戏剧学校,四年没有和家人联系。

而且戏剧学校的生活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。想唱京剧的李宝田被分到刘孜戏曲班。

学戏剧很辛苦,所以戏剧学校的孩子都是农村孩子,想找工作。他是唯一一个来自城市的人,所以他被称为“街头拖鞋”,再次成为一个外星人。

在那个城乡界限还很清晰的年代,他显得格格不入,总是被排挤。

1962年,16岁的李宝田主动请缨,第一次获得登台机会。

演出前,他去了弟弟们的学校门口,邀请他们去看。

弟弟们在看戏的时候,都哭了。原来李宝田上任后很紧张,一个笑话都想不起来了。

打对手的同学没有给他挽回的机会。他们直接按照剧情,“乱刀砍死”,真的是砍了打了。

“街头拖鞋”遭到了应有的失败,农村孩子赢了。李宝田就是在这样一种被嘲讽讽刺的状态中度过了几年。

1978年,李宝田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导演培训班。

对于一个小学没毕业,连素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来说,难度可想而知。

但李宝田对自己说,一锤子买卖就好。如果你通过考试,你将继续。如果你没有通过考试,你就永远不会做这个生意。

每天开始补文化知识,看很多书,纠正山东味浓的普通话发音。

当然,他不仅通过了考试,而且在中国戏曲三年里名列前茅,表演课和文化课都很优秀。

那段时间是李宝天最幸福最自由的回忆。

为了温饱 走上电影之路

毕业后,他被允许留下来当老师,但等待他的不是稳定的生活,而是痛苦的经历。

那时候户口对一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,一切都会和户口挂钩。

学生账户转教师账户,才算正式的学校员工,转的有额度限制。

前几年,李宝田处于等待调整的状态。刚开始,他能拿到临时工资。突然有一天,临时工资没发,没有收入来源。

两年来,他靠每天吃泡面生活,有一次严重便秘。

这时,电影《离家出走》的剧组找到了李宝田,并邀请他出演张乐天这个角色。他是个评论剧的小丑,只需要以前的剧技。李宝田立即同意了,因为更重要的是,这可以解决他的温饱问题。

37岁的李宝田第一次正式出道出演这部电影。他掌握了“感同身受”的表演方法,一个为主人哭泣的场景,心里想着主人。

1985年,李宝田主演电影《流浪汉与天鹅》。在这部剧中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表演和创作的乐趣。

这个故事需要演员会划船。李宝天每天都在阳光下练习划船,弄了个三度烧伤,最后自己晒黑,更接近农村人的特点。

参加服务,文化,道德,效率,和船员讨论,他的意见最终被一个集体接受,让他觉得自己不再那么与众不同。

李宝田开始热衷于电影表演。

1987年参加黄蜀芹导演的《人与鬼》。通过这部电影,李宝田获得了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,这是他的第一个表演奖。从那以后,他失去了控制,他在中国电影业的地位越来越稳定。

1993年,他主演了戏剧电影《凤凰琴》,在片中他扮演余校长,一位山区的私人教师。他的表演生动感人,获得了中国手表奖、百花奖、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。这个记录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,至今无人能破。

他还与张艺谋合作了三部电影,包括《菊豆》中的杨天庆、《摇啊摇啊摇到外婆桥》中的黑社会老大、《好好说话》中的张秋生,每一部都很出彩。

同时涉足电视剧领域。与他演的电影不同,李宝田早期电视剧中塑造的很多角色都是偏喜剧。

《宰相刘》开创了一种电视剧类型,成为那个时代很多影视导演的对象,催生了大量以“清官”为题材的作品,甚至推动了“清代辫子剧”的发展。

李宝田以戏谑的方式塑造了介于乾隆和小沈阳之间的清官柳永。可以说这个形象在中国影视行业的经典地位是难以超越的。

再一次无人问津的民间“神医”让李宝田狼狈不堪。这部电视剧第一次把中医理论和奇招奇法结合起来,应用到历史背景中。此外,李宝田的表演一丝不苟,自然自然,让人上瘾。

编剧周曾经说过,《神医》是专门为李宝田写的。后来剧本被一家香港公司收购,因为财务问题搁置了两年。后来央视买回来了。这期间导演换了几次,但主演李宝天没变。

依然是那个“另类”

先是电影里的“文艺老同学”,再是电视剧里的“喜剧大咖”,李宝田在影视圈里的地位举足轻重。

即便如此,他还是没有融入这个圈子,在大多数人眼里还是个例外。

李宝田不想和已经成名的人合作,只喜欢和正在崛起的人合作。

在他看来,许多人,用手腕和角,没有更大的主动性,也没有心思去创造更好的艺术作品。

在《刘总理》中饰演的演员在几部电视剧中扮演了然后又扮演了。

当然,李宝田肯定是收到了邀请,但他一一谢绝了。

“我不能再演柳永了。”

在一个拍摄过程中,李宝田为了一个一分钟洗脚的镜头拍摄了七个小时,让整个剧组都跟他吵起来,甚至以“剧霸”的名义起诉他浪费钱。

对此,李宝田这样说:“以前“欺负”这个词不是很好的词,比如欺负,现在用“欺负”这个词的地方越来越多了,比如浴霸、绵霸,做个剧霸也不错。”

他知道和他一起拍戏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痛苦的经历。

但他坚信自己和剧组每个人关系都很好,但作品都是狗屁,完全没用。

即使整个剧组都不喜欢他,觉得他很难,但是如果作品成功了,那就是成功了。

李宝田是一个孤独的人,也是一个享受孤独的人。

他在别人眼里永远是不一样的,他还活着自己。

因为讨厌鞭炮,李宝田花了十几年没有和别人一起过除夕。他选择在每年的30号坐火车,在火车上过夜,然后在元旦回家。

前半生的艰辛让他不敢轻易的开心快乐,生怕很快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这种谨慎也体现在他对艺术作品和观众的处理上。

在这行干了几十年,他从未收到过任何广告。

他认为观众应该记住的是他剧中的角色,但在现实中,不应该过多的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即使电视采访他,他也要求现场没有观众。他在鲁豫有约做客的时候,节目组破例为他录制了一个没有观众的节目。

他很会说不,不管怎么劝都是直接拒绝。

除了拍戏,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家里画画和雕刻。

李宝田曾经考过美院,但是没有被录取。

但他心里最爱的是绘画,因为是一个人的艺术创作,所以可以表现出复杂的思想和博大的思想。

这和影视剧之类的群体创作是不一样的。总有对错,总有妥协。用李宝田自己的话来说:“影视剧的创作,要求群中不要有尴尬。”

2012年《小丑爸爸》豆瓣评分8.3,也是李宝天最满意的作品之一。这部电影不仅是为了纪念他的父亲,也象征着他表演道路的轮回和一个小丑对艺术孜孜不倦的毕生追求。

当今影视圈有多少人在回首往事时能真正问心无愧?

天地之间有杆秤,重量归老百姓。

这里是压印膜,谢谢阅读。

点击展开全文

Copyright @ 2011-2020 达卡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京ICP备12341234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