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特 内特-罗宾逊:还记得我吗?我叫小土豆,跟我念一遍!

内特 内特-罗宾逊:还记得我吗?我叫小土豆,跟我念一遍!

科技新闻2021-04-09 03:40:57

内特·罗宾逊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。早上九点多,他面前的柠檬橙汁已经忘了,眼球已经嵌在电视里了。5月底,在依然炎热的西雅图,他坐在Skillet Diner餐厅的沙发座位上,观看了前一天晚上G7比赛的集锦。火箭队三分命中27个铁杆,克里斯·保罗因为腿筋受伤而焦急地坐在场边。

对于只能坐在场边的保罗,内特说:“哦!实在抱歉,各位,我在练习《演员修养》这本书里的作弊表演。他们不会开枪。上帝,一个得分手在这里看你打球!!!!”这时他手里聚集了一个像空气炸弹一样的篮球,然后不停地把球攥在手心中间,就像《绿野仙踪》里的红宝石鞋,就像孙武空踩的筋斗云,把他带回了电视,穿越回了NBA。

这不是内特第一次面对时间的流逝和空之间的转变。他可以在一个身高5尺9,体重180磅的巨人联盟里有11年的职业生涯。而且他曾经高高跃起,奇迹般的给了7尺6的中锋姚明一个火锅。他三次获得全明星扣篮冠军,三次获得40分。道格·里夫斯在担任主教练的时候曾经执教过凯尔特人:“俗话说实力不输,但是像他这样有这样实力的人真的不多,相比迷你。他曾经是我执教过的最好的球员之一。”

小土豆是球队的活宝,是无聊时刻的提神剂。“他就是那个在队死了的时候给大家来一波鸡血疗法的人。”

名人堂后卫“滑翔机”克莱德·德雷克斯勒说:“他总是充满激情,每天晚上都来玩。”

但是内特的个性太过于张扬,这也让NBA教练很恼火。有人觉得他是个刺,不成熟,尤其是刚入团的那些年。

他曾经惹恼过尼克斯队的教练拉里·布朗和迈克·德安东尼。他曾经投错了篮网。他曾在2005-06赛季尼克斯和掘金的小组赛中从天而降飞进人群,给了JR-史密斯一记妙手。据前队友马里克·罗斯(Maric Ross)说,有时候,在训练中,他会偷偷溜到教练身后,以他们为榜样。当他在防守端遇到掩护而不得不改变防守时,他就成了一个黑洞。德安东尼因为这件事让他坐了一个月的板凳。

内特就像一个感叹号,就像那些现代诗一样。他会故意打出一个反手,哪怕直接把球传到胸前就够了。

内特在鹈鹕队的教练阿尔文·金特里说:“他是TMD的天才。但不知道他有没有达到上限。”当他在芝加哥的时候,他曾经和他的球队赢过七八场比赛。他确实有那个能力。我不知道他是否一直很重视这件事。"

小土豆现在34岁了。听到这里,他不停地摇头。他的事业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。他穿过尼克斯、公牛、凯尔特人、掘金、勇士、雷霆、鹈鹕、快船的球衣。所有教练都让他冷静下来。万物统一,大象无形。

他说:“他们并没有真正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。”他停顿了一会儿,谈话变得温和了。“你觉得我夸张,夸张是因为我害怕。笑我多单纯,像西红柿和两个鸡蛋。”

内特是个矛盾体。他拒绝道歉,默默忏悔。他一直希望重返NBA,并为之努力。他重返NBA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是否能跟得上自己的嘴硬和反思。而这是他在NBA打球时做不到的。

他说:“我是精英。细点有人格分裂。天才在左边,疯子在右边。我觉得自己在自己的内心行走,感受自己,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缺点。感觉身体里有两个人。”

魔鬼和天使说话。魔鬼说:“演扣对面的玩家,然后让观众干。”天使说:“把球传出去,再进攻。”魔鬼反驳道:“你扣篮一次,就能让队友开心。”天使不甘示弱:“冷静下来,想想教练说的话。”

他说:“就像蜘蛛侠和毒液。我不想毒液侵蚀我的身体表面。我想成为蜘蛛侠。我想成为一个积极的角色。我从不让自己的阴暗面跑出来,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阴暗面能干什么。”

早餐后几个小时,内特在西雅图大学,在他的技术教练克里斯·希帕(Chris Hyppa)的指导下训练。双手剧烈运球五分钟后,内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铁砂掌。他投中了四个三分球,但第五个球反弹了出去。内特对自己喊:“加油,内特!”

Hyppa Jeanette确实越过了,球在两腿之间来回穿梭,一次又一次地在胯下运球。然后停止跳线。这是1997年年轻的阿伦·艾弗森对阵迈克尔·乔丹时使用的经典蝴蝶花动作。内特在雷尼尔海滩长大,他在离家不远的球场上一次又一次地练习那个动作。“答案”曾经是他最喜欢的球员,他也在答案中找到了自己的信仰,相信用自己的身体可以在联盟中获得一席之地。

现在看到内特回到西雅图开始训练是有道理的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正在重新开始,尽管他越来越老,联盟也越来越年轻。他说:“我只是需要一个机会。”他将参加BIG3和德鲁联赛,希望能得到NBA训练营的邀请。内特上一次为美国高水平职业联赛打球是在2017年,当时他在G联赛中为特拉华87人队打球。

Gentry说:“我觉得他还没有完全脱离NBA。他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球员,能给球队带来积极的影响。我不认为那扇门会永远为他关上。”

如果内特能接受他提供的任何角色,里弗斯也认为他可能会回到NBA打球。“他太有活力了,太好胜了。我不和他打赌。”

但是,他首先要证明自己足够成熟。

2005年,内特在NBA赛场上第一次触球,那是一场对阵绿军的比赛。他偷了东西。他不关心他周围的人。他眼里只有一个篮子。他就像一个已经测量过教室和食堂距离的中学生,早上听到最后一节课的铃声。他认为篮球场是大米的比赛场地,但在最后一刻,他发现自己忘记了自己的饭卡。他不小心把球扔到篮板上,没能成功扣篮,没有造成犯规。球飞过他的头顶,然后飞过篮板。

暂停时,队友讽刺地说:“你知道队里的教练是谁吗?”他们指着传奇教练拉里·布朗,他要求球队传球,创造最佳射门机会。不允许在球场上自由发挥。内特摇摇头,告诉队友:“不知道。”

他说:“我不管。我只想去ESPN体育中心。我想让我的朋友回家,打开电视,知道我在联盟打球。”

同年,在经历了一场大败之后,在尼克斯历史上最内分泌失调的时期,内特和队友埃迪库里用毛巾堵住了浴室的下水道。而队里其他队员,心情不好,不能洗澡解手。

一位曾经和内特共事过的资深助教说:“他的性格中有一部分是小丑。然后他真的停不下来,控制不住自己。很多时候,他根本不能认真。他的这个特点让人又爱又恨。”

有时候,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前尼克斯队友马里克·罗斯会问他:“你在干什么?”篮球比赛就像一艘船,但不是泰坦尼克撞冰山。你要看他的方向,看周围。”内特这个时候笑了,说,“别BB了,我看见文斯·卡特风车了!"

现在,内特回忆说,“我就像一个在糖果店的孩子,看着所有的糖果和唾液。想想是什么样的图。哦!!德芙!士力架!不,我是说!看,科比!我只是个孩子。"

但他意志坚强,斗志昂扬,愿意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新秀赛季,他在尼克斯度过,76人参观麦迪逊广场花园,AI从他身边走过。内特喜出望外,好像他在口袋里发现了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。

“我要锁他,我要锤他的头。”内特尖叫着告诉玛丽克。内特在那场比赛中得了17分,并在加时赛中在他的英雄面前得了3分。

这种永不放弃的精神,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赢得了很多队友的支持。

卡洛斯·布泽尔,前公牛队队友,内特的好朋友,说:“他会为你而战,他会为你挡子弹。”

队友得分时,他会跳上跳下,大声尖叫,拍手。他会给他的队友带来纸杯蛋糕,并和他们分享他母亲蕾妮·布施做的意大利面条。如果团队大巴上有九个话题,他一定是其中四个的中心,就像他小时候妈妈给他起的外号:猴儿。

玛丽说:“你怎么能不喜欢他呢?他个子小,幽默,是个好人。大家都爱内特。”

但除非你是钱,否则永远不会被所有人喜欢。

内特不知道他是谁。他眨着眼睛,盯着浴室镜子里的自己。他大声问自己: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并期待回复。他已经心理治疗完了,现在很乱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在那之前,他对自己很有信心。他曾经是“内大”,他父亲杰奎这样称呼他。凯文·加内特称他为“侏儒神”。但是教练告诉他,他需要改变,但他不知道如何去做。他感到失落、困惑和矛盾。那是深埋在土壤中的洼地。他觉得自己的手和脚好像被铐上了。他先去心理治疗,朋友队友都不知道。只有好朋友布泽尔知道。

那是在2012-13赛季,季后赛首轮对阵篮网,内特在加时赛三个小时后带领球队赢得比赛。在公开赛上,他发挥了惊人的表现,作为替补球员得到34分,第四节得到23分,只比乔丹的记录少一分。内特开始梦想死在芝加哥,但他说他和教练汤姆·西贝尔杜的关系私下变得紧张,就像内特的专注和成熟又成了问题。丝波度并没有试图通过森林狼的公关来回应这个问题。

内特从心底感到难过。天使和恶魔在他心中挣扎。

内特说:“NBA给了我很大的压力。我以前从未如此沮丧过。

对于其他人来说,解决办法似乎显而易见:少说多做,做事认真,不打扰别人。这是一个娱乐的时代和场合。但内特深信,球员内特和内特本身是不可分割的整体,两者的内在联系是必要的。就算他打高水平联赛,也是分不开的。培训师Hyppa说:“这是他的天赋和额头上的紧箍。”

治疗期间,内特问了上帝和他自己一些问题。他想知道他是否能试着踢足球。很少有人知道他公开奋斗过,赢过。正如他所说,有一段时间,布朗每天都叫他“小剧透”。有一次,内特走进布朗的办公室,哭着告诉教练不要这样诋毁他。十分钟后,布朗又一次当着队里所有人的面叫内特“小剧透”,并和大家“分享”了他的哭声。

当被问及为什么和内特这样互动时,布朗说:“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。我不知道。说真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给他起名字。如果我那样做,我会为自己感到羞耻。我觉得我做得不好。那不是真正的我。我不想和内特争论。”

在心理治疗中,内特想找出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内特说:“我试图改变。我真的很纠结。我和自己战斗。我想成为一个与我不同的人。没人知道有多难。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部分。这不是篮球,也不是训练。这和我的孩子无关。”

“但是在我出生在这个地球上的34年后,我生活中最困难的部分是,在我11年的NBA生涯中,教练总是希望我成为他们所期望的那样。”

接受治疗后,内特试图改变他的习惯。在凯尔特人打球的时候,内特听从队友雷·阿伦的建议,雷给了他一个严格的自我保护和自我反省的计划。两个人每次训练前都跑三英里,内特开始记日记。这有助于他发泄情绪,反思自己的缺点。

内特来到公牛队后,这种自律的生活继续着。在球队的客场飞行中,他坐在飞机的第一排,这样就不会被大家抬着讲笑话了。每次见面,他都会提前一个小时出现。每次训练后,他都要花一个小时单独训练投篮。布泽尔说:“他希望人们知道他非常可靠。他试图成为一个成年人。他总是有备而来。

但是内特跑遍了三个以上的队伍,包括受伤的鹈鹕之旅。士绅说:“他像个疯子,做我们让他做的事。”

现在,他发现自己能够置身事外,审视自己。再一次。有东西要证明。也许他的自省会有回报,也许只会付诸东流。也许他会做出足够的改变,改变自己,也许一切都还完好无损。也许他出现的时机对,也许他出现的时机不对。著名的超音速艺术家、内特的好朋友加里·佩顿说:“他需要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。你不必为了每个人而改变,但是如果你想在那个环境中,你必须遵守那里的规则,你必须改变。”

内特说现在的NBA球员是由不同的标准组成的。他说过去对他的批评现在被鼓励了。就像朗佐·鲍尔说唱和跳舞一样,博班·马亚诺维奇开着一辆电瓶车在斯台普斯竞技场转悠。他说球员打堡垒之夜被表扬,而他因为踢球踢到两点而被批评不注意。

他喊道:“在我房间里!他们问,我明天早上会起晚吗?那就请他们问,我明天准备好上场了吗?”

他发誓如果他6尺5寸,他还会在联盟打球。

这两年他在以色列和委内瑞拉的联赛中踢过球,他相信自己能踢得比那些精英后卫更好。他说:“打了19分钟,得了18分。给我看看队里还有谁能做到,我等你。现在你环顾一下NBA,看看这些板凳球员中是否有人能做到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。所有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都成了先发者:肯巴·沃克、约翰·沃尔,他们会,旧的也会。克里斯-保罗,直走。斯蒂芬·库里,他没有跑。凯里欧文,没问题。伊塞亚·托马斯,我们的士兵有什么区别?”

内特说有时候他幻想自己在球场上奔跑,然后一群黑子扯着他球衣的边角。他跑向篮筐,但是人群的重量把他拉回到地上。

但最难的是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拖后腿。而你知道,只有解开你的枷锁,你才能飞向星星空。

他说:“我像小飞侠小飞侠一样活着,但是当我不开心的时候,我不能展翅高飞。如果你已经深陷抑郁,你将永远无法在天空翱翔。”

“如果你对今天的生活不满意,你有权改变它。”

内特现在的生活很不一样。夏季淡季,他基本都待在西雅图。西雅图温暖的阳光比其他时候的雾霾让人感觉更舒服。现在,他已经不在联盟打球了。他可以和他的三个儿子,13岁的纳米尔、11岁的尼亚勒、2岁的纳西尔和8岁的女儿纳维住在一起。他喜欢这个地方,尽管经常下雨。

有时,他会在休息时间去看他的女儿,并给她带去她最喜欢的东西:炸鸡块和土豆泥。然后两种食物混合在一起吃。在其他时候,他会和他的孩子开车去波特兰,只是为了买果味卵石和嘎吱嘎吱甜甜圈,两个装满谷物的甜甜圈。他说:“你要把那个粉盒甜甜圈带回家吗?兄弟,你看他们眼睛都直了。”

他看着儿子们参加的AAU联赛,早上6点带儿子们去锻炼,教他们职业道德,就像他父母教他的一样。他妈妈以前每天做三份工作,现在还在做管理员。他父亲在华盛顿踢球,获得了橘子碗和玫瑰碗的MVP。让他在赛后练习短跑。小内特几乎不能呼吸,浑身上下都是汗,但他没有借口。

内特的好朋友罗伊·亨特说:“内特也不给孩子留有余地。他真的不遗余力地让孩子们走上正确的道路。”

他的儿子纳米尔又一次在足球训练中迟到了45分钟。内特让他和Nyale在所有孩子和家长面前沿着跑道跑。如果他们累了,他告诉他的儿子们,他们可以慢跑,但他们不能走路,更不用说停下来了。最后,年轻的尼亚勒上气不接下气,放声大哭,几乎站不起来。但是他和他哥哥最后都完成了。他们看着父亲的眼睛,挺直了腰板。

内特对孩子说:“你不能让教练和队友失望。他们尽全力帮助你。你应该全心全意地把它们还给他们。”

对于很多球员来说,重回NBA复出就像等兔子一样。等下一个电话,等下一个训练营邀请,等下一个10天的短合同。然而,内特的字典里没有“等待”这个词。如果他们在美国灌篮,也可以在委内瑞拉灌篮。

当他在2017年帮助瓜罗斯·德·拉拉赢得委内瑞拉联赛冠军时,他总是保持警惕。人们反抗现任总统尼古拉斯·马杜罗·莫罗斯,暴力和死亡摧毁了这里的一切。食物短缺,人们生活贫困。有时候球队不能保证正常训练。

比赛中的肢体接触也极其激烈。他说:“人家对我犯规,把我绊倒了。一个男人直接把一只黑手放在我的蛋上,试图把拳头直接伸进我的菊花里。他们什么都做,手放下手放下,就是为了不让我玩。”

有一次,Nate下了快攻,前面没有一个人像清晨的路空。这时,场上突然蹦出一个人,只看到对手板凳的影子。他三步并作两步,杀了朝廷,向他飞奔而来。是的,这大概是传说中,最好的第六人。就在这时,那人从后面给了内特一个黑呼。内特心里喊着不好,只听到球场上扑通一声。内特倒在地上。

当然,内特也不是一个好学生。他从地上爬起来,想反击。“兄弟,如果我在美国,一定是一套军拳来反击!“但他停下来想了一会儿。他似乎看到了上帝。这是迪哥给他的成熟考验。如果他给了对方一个龙拳,那么当局可能会让他吃苦头。他可能再也见不到江东的家人了。他可能再也不会敲NBA的门了。

相反,他做了自己经常做的事:火力全开,作业在空,忽明忽暗,和对手玩。他得了20分。

内特说:“美国作家苏斯博士说过:‘你就是你,不同颜色的烟花。没有人能比你自己更像你自己。相信我。我爱这句话;没有人能比自己活得更像自己。为什么其他人不能像你一样生活?因为我就是这样生活的。我就是这么玩的。我就是我。不管是不同种类的烟花还是大爆炸花。除了内特·罗宾逊,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生活或踢足球的。为我而生,永远绽放。"

Copyright @ 2011-2020 达卡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京ICP备123412341号-1